媒體關注

​打造閱讀空間,傳播嶺南文化:楠楓書院第一場講座開講啦!

來源:羊城晚報•羊城派 發布時間: 2021-07-11 21:40:57

文、圖/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孫磊


嶺南文化到底是什麼?是什麼塑造了它?它爲什麼重要?


7月9日上午,楠楓書院正式開業,下午嶺南文化新講首期在此開講。南方出版傳媒有限公司邀請資深媒體人、文史學者羅韜以及《新周刊》前執行總編、華南理工大學講師周可,一起探討嶺南文化的魅力。


微信圖片_20210711214526.jpg


「簡」是嶺南人智慧的最高體現


長久以來,中國南部沿海的嶺南的地區,有「文化荒漠」一說。


二十世紀二十年代,顧頡剛先生來中山大學任教,對學校淡薄的學術研究氣氛頗有微詞。他評價說:「廣東文化氣氛不濃。」


但是嶺南地區卻並非全然的「文化荒漠」。在古代,惠能、蘇軾、陳白沙等人都爲嶺南文化留下了深刻的印記。在近代,康有爲、梁啓超、孫中山等人,更是嶺南「開風氣之先」的代表。今天,嶺南文化越發顯示出超越地域的魅力。


嶺南文化的魅力究竟何在?羅韜在講座上用了三個字來總結:「第一個是遲,第二個是新,第三個是簡。」


微信圖片_20210711214533.jpg


「遲」,就是與中原地區、江南地區比,無疑是發育很遲的。正如顧炎武和屈大均這兩位明末清初的大家所概括的:「夫天地之氣,由西北而東南。」


「新」,就是自清末民初以來,廣東受西方的影響,嶺南出現跟中原農業文明完全不一樣的文化面貌,無論是醫學、教育,還是美術、音樂,廣東當時都開風氣之先,走在全國前列。


「簡」,在羅韜看來是廣東人最高智慧的體現,用粵語一句話來概括就是「唔好同我講咁多耶穌(不要跟我說這麼多大道理)」,刪繁就簡,打破教條,直接面對真問題的一個最重要的思維方式。


微信圖片_20210711214537.jpg

     罗韬


在講座上,羅韜還分享了廣東出版的三個高潮,第一個是在南北朝時期,廣東的佛經翻譯和出版僅次於建康(現在的南京地區),是全國第二大翻譯出版中心。


微信圖片_20210711214542.jpg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岭南出版一千年》封面


第二個高潮是道光年間以後,此時廣東既有學海堂學術的支持,又有十三行商人的資助,還有開明官僚的提倡,所以廣東又成爲三大出版中心之一(另外兩個是北京、上海),當時廣東的古籍整理、出版都非常發達。


第三個高潮就是在70年代末80年代,廣東的出版集團跟香港合作,推出沈從文文集,郁達夫文集等,有《花城》《隨筆》,還有《羊城晚報》《南方周末》等著名報紙,共同推動廣東出版業走向高潮。


打造新的文化閱讀空間


嶺南文化的傳播離不開平台的打造。坐落於水蔭路11號的楠楓書院,由南方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投資,廣東新華發行集團建設運營。近700平方米的空間,劃分爲圖書區、文創區、咖啡區、活動區、展覽區等幾大功能區,常設有「嶺南出版一千年」主題展。


微信圖片_20210711214549.jpg

楠楓書院(鄺陽升/攝)


微信圖片_20210711214553.jpg

楠楓書院(阿燦/攝)


7月9日上午書院正式開業,周可在講座上分享了一件趣事,舉行開業儀式時,周邊的一些居民主動送花籃前來慶賀。記者觀察到,廣州很多大型書店都開在繁華的商業區,楠楓書院則走進居民小區,爲當地的居民打造了一個全新的文化閱讀空間。


微信圖片_20210711214557.jpg

居民送來的花籃放在書院門口兩側 (主辦方供圖)


「書院之名,起於唐玄宗時。」據南方出版傳媒有限公司總編室(報刊部)主任秦穎介紹,清代廣州有廣雅、粵秀等知名書院,至清末,隨著新學制改革,新式學堂出現,書院逐漸退出歷史舞台。「如今一家書店以『書院』命名,也是受古代書院自由講學精神的啓發,也更符合出版人辦書店的初心。」


進入書院,拾級進店,騎樓、花窗,右手中央立柱陳列的嶺南文化主題圖書,嶺南文化氣息撲面而來。深入店內,由照片、信札、珍本圖書組成的專題展區前吸引了不少讀者在此停留駐足。在這裡不僅可以看到沈從文、王小波的書,還能看到他們的照片以及寫給編輯的信札。


微信圖片_20210711214601.jpg

楠楓書院展出的文化名家照片及手稿(秦穎/攝)


微信圖片_20210711214604.jpg

王小波給編輯鍾潔玲的信


據南方傳媒副總經理雷鶴介紹,接下來楠楓書院還會不定期開展一些讀書、文化活動,結合當下文化熱點,邀請專家學者一起探討嶺南文化的歷史和新生,開展嶺南文化未來走向研究,「我們期待,在不久的將來,這裡成爲大灣區一道獨特的人文景觀。」


來源 | 羊城晚報•羊城派

責編 | 周欣怡